<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vdx"></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listing id="djvdx"><meter id="djvdx"></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djvdx"></form>

            世界驚奇之案:死者的微信

            2022-05-13   誠新聞

            2018年,兩位男子在蘇州高新區一個偏僻的小橋旁準備打魚,但他們還沒把地籠放下去,一具漂浮的女尸便出現在了他們眼前。

            更讓人覺得悚然的是,在警方查到尸體身份后,他們驚訝地發現,即便此時尸體還在停尸房,但死者微信的朋友圈還在如常更新,且還一直用語音與親朋好友聊天。

            河中女尸

            2018年8月26號晚上7點,蘇州市公安局警方接到了一個報警電話。

            在電話里,報警人告訴警方,在高新區的河溝旁,他們發現了一具漂浮的尸體。

            接到電話后,高新區滸墅關經濟技術開發區派出所副所長楊振宇警官迅速帶隊趕往報警人所說的區域。

            來到現場后,楊振宇迅速聯系上報警人,開始問詢具體情況。

            “我們在那邊,準備去釣魚,剛要下地籠,就發現橋下有尸體,然后就報警了?!?/p>

            在報警人的講述中,楊振宇得知了尸體的地點、發現時間等信息,其他信息還需要打撈起尸體來檢驗。

            問清情況后,警方立馬組織人手進行打撈工作。

            很快,這具已經有些浮腫發白的尸體出現在了警方勘探人員的眼前。

            QQ截圖20220508193957.jpg

            這是具穿著睡衣的女尸。

            經過法醫鑒定,女尸的一些基本情況浮現在了楊振宇眼前。

            女性,身高1米6,齊肩長發,年齡在25歲到30歲之間,已經在水中浸泡了五天到七天左右。

            根據女尸頸部的明顯勒痕,法醫確定了女尸死亡原因——窒息而死。

            這是一起兇殺案件。

            確認案件性質與尸體情況后,楊振宇很清楚自己現在需要做的有兩件事,一是確認死者身份,二便是找出真兇。

            但讓他覺得為難的是,除了這些信息外,女尸身上幾乎沒有其他能彰顯個人信息的東西。

            她的遺體全身上下僅有一件粉紅色的睡衣、一個包裹在頭上的藍白頭巾以及一個塑料袋。

            手機、銀行卡、身份證等含有個人信息的東西一概沒有。

            這意味著想要查出死者的身份極為不易。

            根據死者的遺物,楊振宇推測,第一案發現場很可能是在室內,死者是在家中遇害的,而且兇手可能是與死者關系密切的人。

            否則無法解釋為何死者會身著睡衣、頭戴頭巾這般居家的裝飾。

            同時,楊振宇還敏銳地發現,女尸的發現地點是一條剛剛通車的馬路。

            這條馬路行人稀少,路面空曠,因為剛修好,所以連監控都沒有安裝。

            這意味著兇手是一個熟悉本地情況的本地人,而且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對死者進行拋尸處理。

            “我們初步判定,符合一個遠拋近藏的拋尸手法?!?/p>

            QQ截圖20220508194009.jpg

            毫無疑問,兇手作案時的準備是極其充分的,沒有身份信息、沒有監控等等不利因素都給警方破案增加了不小的難度。

            雖然案件難度大,但楊振宇并未放棄,而是開始從其他地方尋找突破口。

            首先,楊振宇讓同事們去查找近期有無人口失蹤的報警電話,試圖從失蹤報警上取得突破口。

            一個青年女性平白消失一周左右,她身邊的人應該會尋找她。

            可讓楊振宇納悶的是,在這個方向上他們沒有獲得絲毫有用的信息,仿佛這個女人是憑空出來的一樣。

            在失蹤調查無果后,楊振宇再次對死者遺物進行了詳細審查。

            女尸的睡衣市值約200元,頭巾價格約20元,可以推測在死者生前應當屬于中等收入群體,可能是一位辦公白領。

            同時,在對遺物審查時,死者的一件遺物引發了楊振宇的關注。

            塑料袋,在撈出尸體時,套在死者頭上的塑料袋。

            “這個塑料袋是我們蘇州本地的一家藥房,經過我們調查,這家藥店在蘇州有十八家連鎖店?!?/p>

            通過對這個藥店塑料袋進行調查,警方很快確定了塑料袋的來源,并開始對這18家藥店進行逐一排查。

            這絕非是一個簡單的工作,塑料袋這東西并非藥品,沒有購買記錄,藥店每天都會發出去很多,想通過一個小小的塑料袋鎖定死者身份并不容易。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調查,楊振宇發現,這個塑料袋已經在藥店使用很久了,一共有大中小三個規格,死者的這個塑料袋是大號規格的。

            據店員解釋,這樣的大號塑料袋,只有在顧客購買大量中藥時才會使用。

            這個線索讓警方茅塞頓開,于是開始對所有購買過大量中藥的顧客進行逐一排查,楊振宇相信,死者很可能就是一位曾經購買大量中藥的顧客。

            但讓楊振宇沒想到的是,這個線索居然也沒用。

            死者活著

            經過一段時間的排查后,警方意外發現所有符合信息的顧客及其周邊人員都不存在人員失蹤情況。

            這條線索又斷了。

            在案件一籌莫展之際,看著為顧客抓藥的藥店工作人員,一個大膽的猜測出現在了楊振宇的腦中。

            或許,死者不是顧客,而是店員?

            轉變思路后,楊振宇帶著隊員們開始對店員們進行逐一詢問。

            很快,一個新的線索出現在了楊振宇面前。

            在詢問過程中,楊振宇發現了一個異樣。

            在距離發現尸體最近的一家藥店里,店長總是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話想說,但又不怎么確定。

            在走訪完其他店員后,楊振宇單獨將這家店長叫到了一旁。

            這一問還真問出了新的線索。

            她說警方出示的睡衣照片,一個月前離職的前店長王女士也有件一模一樣的衣服,而且對方也是1米6的個子。

            據店長介紹,王女士今年27歲,與她是閨蜜,曾一起住過一段時間,所以知道她的睡衣模樣。

            之前之所以很猶豫,是因為死者已死,但她卻一直與王女士有聯系,王女士也經常在朋友圈里發布實時動態,甚至在警方詢問的前一刻,她們都還在聊微信。

            這個情況讓楊振宇很是驚訝。

            王女士與死者身高一樣,年齡一樣,睡衣一樣。

            眾多店員與顧客中也僅此一位符合全部條件,但此時她卻還能與別人聊天。

            難道王女士是被別人冒充的嗎?

            對于這個情況,店長透露道,在這段時間里,王女士不但給她發文字,也還發了語音,語音聽著也確實是對方的聲音。

            一個正在與你發微信,甚至還發了語音的人,你說她遇害了,這怎么可能呢?

            雖說如此,但面對目前唯一的線索,楊振宇不可能輕易放棄,于是繼續與店長溝通。

            在詳細詢問后,楊振宇突然意識到,雖然“王女士”此時還在與店長聯系,但死者很可能就是王女士本人。

            原來,雖然王女士在離職后依舊與店長保持聯系,還經常發語音,但在這段日子里,店長說對方與之前幾乎判若兩人。

            不但不接電話,微信里的語氣與說話風格都和之前不大一樣。

            這樣的異常情況,引發了楊振宇的注意。

            因為案件正在調查中,警方不便向店長透露具體的尸體信息。

            于是楊振宇讓店長提供了王女士的照片。

            從店長處獲得王女士照片后,警方拿著照片開始與尸體進行核實,但這一對比,再次讓楊振宇懷疑,是不是自己又找錯方向了。

            原來,一對比照片,警方就覺得這兩人怎么看怎么不像,壓根不像一個人。

            雖然尸體因水泡模糊了面部特征,但是一個人也不應該差別這么大啊。

            正當楊振宇思索之際,警隊中一個年輕隊員提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現在女孩子都喜歡化妝,之所以不化會不會是因為這張照片里她化了妝的緣故?!?/p>

            這句話直接點醒了楊振宇。

            隨著時代的發展,如今化妝技術堪稱神奇,在各類化妝教學中,連胡子拉碴的男生都能通過化妝變成美女。

            楊振宇通過店長提供的信息,將王女士的身份證證件照調取了出來。

            王女士的證件照果然與死者的面部特征非常相似,甚至有兩處特征一模一樣。

            “一個是那個眉毛,都有一點缺痕,還有就是那個牙齒,都有點齙牙?!?/p>

            此時,楊振宇幾乎確認了自己的猜測,死者很可能就是前任藥店店長王女士。

            真相大白

            發現王女士極有可能就是死者后,警方立馬對其進行了調查。

            結果卻讓人有些脊背發涼。

            原來,在調查王女士后,警方發現其名下有輛車。

            在死者死亡這段時間里,王女士不但在微信里與他人保持聯系,她名下的車輛居然也在正常使用,還頻繁出現在拋尸地點附近。

            經過監控,警方很快發現了車輛的異常。

            駕駛汽車的并非是王女士,而是一位男子。

            在過去的監控中,這位男子曾多次與王女士一同駕駛這個車輛,但在死者被發現的這個禮拜,這輛車全都是這名男子在使用。

            當警方拿著男子的照片給藥店店長辨認時,對方的一個消息讓警方振奮不已。

            這名男子是王女士的男友,姓張,他們之前一直住在一起。

            這些信息意味著,這位張先生很可能就是殺害王女士的兇手。

            獲取這條關鍵信息后,警方立馬聯系了王女士在老家的父母。

            王女士的父母面對詢問時顯得很是震驚,因為這段時間他們也如同店主一般沒有見過王女士。

            至于理由,則是因為王女士的男友曾專門開車跑來告訴他們,王女士要準備考試,他回來拿點書,送點行李過來,這段時間就別打電話聯系王女士了。

            之后王女士的父母在微信上與女兒聯系過后,便相信了張先生的說辭,不再多問了。

            在問詢完畢后,警方立刻從王女士父母處取得了DNA樣本,隨即返回蘇州與死者進行DNA檢測。

            在技術驗證下,楊振宇終于確定了自己的猜測,死者就是王女士,這段時間王女士活著的痕跡都是他人偽造的,而嫌疑人很可能就是王女士的男友張先生。

            根據種種線索,警方徹底將目光鎖定在了張先生身上。

            就此,警方對其展開了細致的調查。

            在調查中,警方不出意外地找到了張先生的可疑之處。

            在調取張先生與王女士所在的小區監控后,警方發現在王女士尸體被發現的五天前,張先生曾推著一個等人大小的編織袋出了家門,并扛上了車。

            雖然缺失拋尸地點的監控,但楊振宇此時幾乎可以確認張先生就是兇手。

            2018年8月29號,探查好張先生信息后,警方在凌晨對其實施了抓捕。

            當警方破門而入后,被吵醒的張先生并未顯得吃驚,反而十分鎮定。

            面對警方的詢問,張先生只是表示,女友王女士早就回老家了,自己不知道具體情況。

            張先生的淡定并未洗脫他的嫌疑,甚至反而更顯得可疑,如果他對王女士的情況不知情,為何一點都不驚訝自己的女友已經死了?

            QQ截圖20220508194032.jpg

            在控制住張先生后,警方對出租房進行了嚴密的搜索。

            警方這一查,瞬間發現了許多可疑的地方。

            首先,在客廳電視機抽屜里,警方發現了與死者身上尺寸、樣式一模一樣的頭巾與塑料袋。

            其次,衛生間、廚房等地在近階段有著明顯的仔細打掃,刻意擦拭的痕跡。

            最重要的是,在張先生的床鋪下,警方發現了王女士的手機。

            其中不但包含著近期的聊天記錄,還在其搜索引擎中發現了諸多“故意殺人如何判刑”、“如何拋尸,拋尸地點如何選擇”、“尸體拋入到河中之后,多久會上浮”等詞句。

            在王女士汽車的后備箱中,警方也發現了王女士的血跡。

            面對警方查出的重重證據,張先生放棄了狡辯,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

            在張先生的交代下,事情的始末終于浮出了水面。

            原來,張先生與王女士是在一年前因為網上下棋認識的。

            24歲的張先生在蘇州一家汽修店工作,收入并不穩定,而王女士因為擔任店長收入不菲,所以奔現后,兩人多次因為錢財吵過架。

            據張先生說,在生活中王女士性格很是強勢,幾乎不會夸獎他,甚至在他說自己修車多好時故意擠兌他,拆他臺。

            因為張先生自幼在父親的棍棒與批評下長大,所以他將王女士的這些否認都記在了心里。

            在案發那天,兩人因為張先生未在七夕節送禮物吵架。

            那一天,王女士的一些話語深深地刺痛了張先生的心,這一次他沒有選擇忍讓,而是回想起了往日王女士對自己的侮辱。

            怒火攻心的張先生不再想被女友斥責,于是看到桌上的網線,直接拿起了網線勒住了王女士的脖子。

            拋尸后,為了逃脫法律的制裁,張先生便利用語音模仿工具假裝王女士進行聊天,通過等等手段掩飾自己的罪行。

            關鍵詞:

            最新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因為有你 新聞才更精彩

            歡迎來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誠搜網版權所有

          1. 白丝?大量?喷水,亚洲—本道中文字幕久久,好湿好紧好浪好大好爽gif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vdx"></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listing id="djvdx"><meter id="djvdx"></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djvdx"></form>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