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vdx"></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listing id="djvdx"><meter id="djvdx"></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djvdx"></form>

            高仿名牌假酒生意:兌真酒仿口感,包裝最重要

            2021-12-02   誠搜網


            “老板樣品需要什么我就弄什么,三大洋全部走一遍跟做試卷一樣?!睂O陽(化名)在微信朋友圈更新了一條動態,配圖是一張地板上擺滿三排空酒瓶的照片。酒瓶的外包裝分別貼著Hennessy(軒尼詩)、Martell(馬爹利)、Rémy Martin(人頭馬)三個洋酒品牌的標識,即他口中的“三大洋”。

            孫陽做的是假酒代加工生意。他自稱從別處購得包材、防偽碼和低端原料酒后,在自家倉庫內將酒水勾兌灌裝,銷售“高仿”產品。為了招攬客源,他在多個“百度貼吧”的社區內活躍發帖,稱“三大洋一手貨源,品質速度包你滿意”。

            2021年10月下旬至11月中旬,澎湃新聞記者暗訪調查發現,從回收酒瓶、包材制造,到勾兌灌裝、對外分銷,“高仿名酒”生意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造假者給記者的樣貨中,仿制名牌洋酒和白酒的外包裝和真品幾乎一樣,真品所具有的要素特征假貨樣樣齊全,一般人很難從外觀上分辨。

            “高仿洋酒”:兌真酒調口感

            “軒尼詩、人頭馬、馬爹利、茅臺等系列,質量精品,一手貨源,價格美麗……”百度貼吧上,“買酒吧”“白酒批發吧”“洋酒吧”等社群,散布著大量售賣知名洋酒和白酒的廣告帖。澎湃新聞以“尋找酒行批發貨源”為由,添加了多名自稱擁有“一手貨源”的“酒行老板”微信。

            “咱這是高仿的,知道不?”在記者詢問批發價格時,一自稱是酒水加工廠老板的張其豐(化名)直言不諱提醒。他自稱在廣州租了一個倉庫,主要做軒尼詩、馬爹利和人頭馬系列的酒水加工。

            張其豐聲稱,自家工廠勾兌出的假酒口感與正品差別很小,“除了懂酒的,一般人基本嘗不出來”。為了保證與正品類似的口感,其“高仿”假酒的酒水一般會使用同廠家的低端酒進行勾兌。根據仿酒的價格不同,勾兌時使用各種酒水的比例有所差異。

            岳鴻(化名)自稱也是一名來自廣東廣州的“酒水加工商”,有一家酒水加工倉庫。

            “一般(酒水質量)好一點的做給檔口(即酒行),差一點的給酒吧、KTV、夜場(即夜總會)?!?岳鴻稱,一瓶700ml的軒尼詩XO“高仿”假酒,他賣給檔口的價格為450元,酒水中會加一點真酒調口感;賣給夜場的價格為320元一支,則不會添加真酒,“用的話我們就虧本了”。但他同時表示,“高仿”酒水的價格不會太低,“不然酒水質量沒有保障”。

            岳鴻以400元的價格賣給記者一瓶700ml的高仿“軒尼詩XO”。而在某電商平臺“軒尼詩Hennessy自營旗艦店”,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一瓶700ml的軒尼詩XO售價為1650元。

            付款后,記者收到了從廣州黃埔區發出的快遞,內裝有外包裝盒、酒瓶和真酒外觀幾乎一致的“軒尼詩干邑白蘭地”,掃描酒瓶上的二維碼可以跳轉到一個仿造者自制的網頁,通過網頁可關注軒尼詩的官方微信公號。

            為了獲取更大的利潤,加工商往往更愿意加工中高檔次的洋酒。

            岳鴻稱,之前經常有直播帶貨團隊打電話想找他合作,但都沒法實現。對方想“帶貨”100元以內的酒水,他并不加工這種“便宜酒”,“小主播帶貨能力差一點,我們做的都是比較好的酒,他帶不動”。

            酒水加工只是假酒制售鏈條的其中一環。

            另一名酒水加工商孫陽稱,其酒瓶、包裝、封口、防偽碼和酒水原料等都是從別人手中購買,他只負責最后的“組裝”。岳鴻也表示,其酒瓶、酒瓶上的標識和外包裝盒是從外面回收的正品,“看不出來(真假)”。

            孫陽和記者分享了他和一名自稱來自深圳的買家的聊天截圖。聊天中,對方提出想要10件馬爹利VS和5件軒尼詩VS。孫陽稱,因為這兩款酒較便宜,“正常賣給夜場也就100多(1瓶),別人不愿意搞,也不一定搞得到”,所以瓶子不好弄,他只能從外面調貨用其他的酒瓶換標來改,從中賺一點加工費。

            孫陽稱,除了“三大洋”(軒尼詩、馬爹利、人頭馬)外,其他的洋酒做是能做出來,但他不想做,“一是風險大,二是要的人不多”。

            “高仿白酒”:“假茅臺可加真防偽芯片”

            岳鴻發給記者的一份價目表中,除了35款不同品牌和規格的洋酒外,還包括10款白酒,主要集中在茅臺、五糧液、國窖、劍南春等系列。

            岳鴻稱,假白酒的勾兌方法與洋酒類似,也是用同廠家的低檔酒混合。以飛天茅臺為例,主要是用茅臺王子酒和茅臺迎賓酒摻在一起,口味與正品飛天茅臺基本相似。記者詢問口感的細微差別是否會被發現,岳鴻稱“不會的,(如果)這么容易就查出來,我們都沒法干的”。

            和防制假洋酒一樣,包裝是造假環節中最被重視的部分。

            “外包裝是最重要的,就算不喝,人家一看也可以看出來”。孫陽稱,一瓶500ml的飛天茅臺,“高仿”價格分為660元和1100元兩檔。這兩檔酒的瓶子和包裝盒都是回收的正品,酒水也相同,除了偶爾會更換部分損壞的酒瓶標簽,最大的區別就在于封口頭套的真偽。

            孫陽稱,1100元一瓶的假茅臺,貴就貴在使用正品的封口頭套?!罢骖^”是從別處回收得來,“一個550-600塊錢,這個一毛錢不賺”?!罢骖^”和“假頭”上的防偽芯片均可以用手機掃描,鏈接至官網信息查詢。

            孫陽稱,細微差別在于,高仿的封口頭套顏色較淡,字體間距較擠,但一般人難以察覺,“除了我們做這一行的,正常情況下沒有人會知道”。他告訴記者,如果有人因此質疑酒的真偽,可以和對方解釋是茅臺廠出廠的瑕疵。

            記者從孫陽處以660元的價格購買了一瓶500ml的“假頭”飛天茅臺。孫陽通過順豐快遞從廣州白云區發來的這瓶飛天茅臺酒具有和正品外觀幾乎一致的外包裝盒和酒瓶,小酒杯、彩盒、紅膠帽、紅飄帶、背標、有機碼等正品具有的標志皆齊備。包裝盒內甚至放有一張寫有“鑒別真偽辦法”得防偽說明書。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某電商平臺“貴州茅臺京東自營店”內,一瓶500ml的53度飛天茅臺售價為1499元,顯示為“無貨”狀態,需要在規定時間段內預約才可獲得購買資格。

            孫陽稱,白酒在國內查得嚴,風險更大一點。他聽說去年廣東某市賣白酒有出問題的,“抓了幾個人進去”。

            岳鴻也說,他的有些酒行客戶會在店里擺放真酒,把假酒存放在倉庫里。如果有顧客需要假酒,再從倉庫拉貨出來,直接送貨上門。他自稱做這行已經13年,至今沒有被查出來過。

            嚴打下的“游擊式”生產

            記者從兩名不同的酒水加工商處購得的假酒,快遞均發貨自廣州。

            孫陽稱,在廣東一帶,假酒的制售從生產到流通的各個環節有專人負責,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他自稱幾年前隨家里人到廣州,學了幾年之后,一直在干加工。他稱這是 “家族產業”,現在加工主要由他和哥哥負責。

            孫陽說,之前他主要給酒水加工商做代加工,有的加工商自稱有加工廠,實際還是在他這里訂貨。他聲稱所在的小圈子每個月光洋酒最少出貨幾千件。代加工按件計酬,利潤較低,他想將來自己加工自己賣,多拿點利潤。于是他開始一邊在線下“跑檔口”,一邊在網上發帖,找“有緣”的酒行老板合作。

            非法制售假酒獲得高利潤的同時,也伴隨著高風險。記者從上述兩名加工商處購買的假酒,對方均表示“沒有現貨”。他們不敢將材料放在倉庫內,需要從外面現拿材料制作,正常情況下第二天可以發貨。孫陽說,“現在比以前緊一點”,如果碰上警察臨時檢查,或者有陌生人在附近轉悠,就需要注意點,可能交貨會延期一天。

            岳鴻在和記者交流時也表現得很謹慎。他聲稱,在倉庫時不敢大聲說話,無法和記者電話溝通,只能通過文字交流。

            為了躲避檢查,倉庫通常在夜間開工。岳鴻稱,如果不是急單,雇傭的工人上班一般從晚上十一點開始,工作到早晨五六點休息,如果很急,就額外在下午再安排一點活干。他稱他在廣州和佛山都有倉庫,這樣一旦有一個倉庫有人來檢查,就轉移到另一個倉庫加工,以保證客戶的酒水供應不受影響。

            實際上,假酒非法生產和銷售問題,一直是食品安全領域的關注重點。早在2007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就發布通知,要求各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聯合有關部門加大執法力度,堅決制止和打擊制售假酒等違法行為。

            而非法制售假酒的案例,近年來屢見不鮮。隨著食品藥品制假售假手段日趨復雜隱蔽,銷售逐步向網絡渠道轉變,2019年,公安部專門組建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局,持續組織開展打擊食藥環犯罪的“昆侖”行動,將侵權假冒、特別是事關健康和安全的制假售假等犯罪活動作為打擊重點。

            多地公安機關集中查處制售假酒等犯罪案件,維護食品安全。

            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師趙良善認為,生產者在酒里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酒冒充合格酒的,或銷售者銷售該類酒品的,達到一定金額的,屬于違法犯罪行為。不構成犯罪的,給予行政處罰,構成犯罪的,需要追究其刑事責任。

            趙良善進一步說,生產者或銷售者生產或銷售的金額達到法定刑罰起點的,根據《刑法》第一百四十條和第一百四十九條關于生產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罪的規定,可追究生產者或銷售者的刑事責任。若未達到法定刑罰起點,則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第四十九條、第五十條的有關規定以及商務部《酒類流通管理辦法》規定,對生產者或銷售者予以行政處罰。

            同時,趙良善指出,生產者或銷售者若因生產或銷售假冒偽劣酒,給消費者造成傷害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生產者或銷售者還需向消費者支付酒價款10倍的賠償金。

            實習生 單萍 澎湃新聞記者 秦山



            關鍵詞:高仿名酒

            最新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因為有你 新聞才更精彩

            歡迎來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誠搜網版權所有

          1. 白丝?大量?喷水,亚洲—本道中文字幕久久,好湿好紧好浪好大好爽gif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vdx"></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listing id="djvdx"><meter id="djvdx"></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djvdx"></form>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