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vdx"></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listing id="djvdx"><meter id="djvdx"></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djvdx"></form>

            中建八局一高管被指私留樓王別墅房源指標 加價太狠無人接盤

            2021-12-24   3.15誠搜網

            中建八局在西安西郊開發一樓盤,高層、洋房、別墅混住。中、省三令五申管控房地產市場,作為央企本該公開透明向市民出售。然而,中建八局西安分公司領導劉某,提前將數百萬樓王別墅指標“隱藏”,銷售電腦系統無法顯示房源。兩年后隨著房價上漲,劉某因未簽房管局的制式合同,他通過中介加價兩百多萬出售別墅指標,要求對方一把付,因要價“太狠”,無人接盤。



              出售房源指標就能輕松賺取上百萬?對此,新任分公司一負責人稱,“他們開發的樓盤是公開出售不能私自留,業主可以多渠道向中建紀委反映此事”。


              小區樓王一套最佳別墅 被公司高管私留


              西安昆明瀾庭小區,一直有套“神秘”的小區樓王別墅,因在整個小區里位置最佳,成為小區“樓王”,而樓王中兩邊東、西“把頭”位置的兩套別墅位置更佳。其中西邊一套一年多來,“業主”加價兩百多萬賣別墅指標,曾引起小區業主熱議。近日,有業主反映,該套別墅其實際幕后操縱者為中建八局西安分公司高管劉某。


              該小區是中建八局西安分公司全資開發,開發公司名字為“西安佳楓置業有限公司”。


              據中建八局知情人介紹,作為開發商,房子本該是公開出售,但這套別墅在長達兩年的時間內一直沒有顯示,如果不是劉某親自出來出售這套別墅指標,員工根本想不到會是公司領導所為。



              公司領導搶房源 員工敢怒不敢言?


              對于“隱藏”別墅房源,銷售人員介紹,以前這房子不好賣,他們壓力很大。2018年左右,西安房價漲價后,她們銷售員盯著房源。只有賣出房子才能有獎金,把房子“隱藏”起來,就少了房源,而這些房源還都是好的位置和戶型,所以他們也非常抵制這種行為,但他們基層銷售根本無法干預。因為銷售電腦里不顯示,所以根本看不到后面的“關系戶”。


              怎么會沒有房源顯示?該工作人員稱,這套房子肯定沒有正規出售,如果正規出售,他們這里會顯示,同時財務部門會有相應的交錢票據。同時售樓部會打印房管局正規的“售賣合同”。只有一種可能,有人在電腦上作了“手段”,故意把這套別墅“隱藏”了。


              樓王別墅加價兩百多萬出售指標


              2021年1月份,小區周邊的房屋中介開始在群里發出消息稱,小區“樓王別墅”出手,因為沒有網簽,電腦不顯示,只要在原房價基礎上加兩百萬就可直接更名。


              因為這套房子是小區第一套出手的“樓王別墅”,立即引起周邊購房者圍觀,同時,也成為小區高層、洋房、別墅業主的熱議話題。


              中建八局西安某公司領導加價出售房源,不僅在小區業主群里,特別是中介公司都引發熱議。


              有中介公司告訴記者,中建八局作為央企,本應帶頭嚴格遵紀守法。然而,作為分公司領導,卻將本單位開發的別墅提前隱藏起來,高價出售。從去年下半年,劉某曾委托多個中介加價,原本四百多萬的別墅,加價到六百五十萬出售,而且還是一次性付款方式,一時沒有人拿出那么多錢。


              期間多家中介公司帶著幾批人去看過別墅,最終只因劉某堅持要價近兩百萬,又是一把付,實在太高、“太狠”,就沒有人敢接盤。其中一位張先生告訴記者,當時他來看過,談了很多次,對方一口要價650萬,還要求一把付,本來四百多萬的房硬要加兩百多萬,又不能貸款,所以沒有能力下手。


              央企高管提前占房很少見 出售指標是否算二手房?


              中介一位工作人員稱,中建八局開發的這個小區,剛開始房價不到兩萬每平方米。在2019年底才開始漲價,當時銷售部顯示全部出售完畢,房子也全部交了。當時有人傳言中建八局西安分公司領導手里可能還有房源隱藏起來了,實在沒有想到是該公司劉某,而且隱藏的是一套樓王別墅指標。


              該中介經理介紹,劉某提前占房源而不簽訂房管局的制式合同,在電腦系統中做手腳,這種操作在業內時有發生,多發生在私人房地產開發商,但像中建八局這樣的央企地方公司領導敢這樣干,他從業20年以來還是第一次聽說。


              該經理介紹,開發商不提交這套房子的資料,劉某沒有通過網簽,房管局交易網上就不顯示。通過出售提前占的別墅指標,加價后再將占的房源更改一下,這樣就能輕松賺兩百萬,還不算是二手房,不用交二手房相關的稅費。


              該工作人員介紹,此事非常好查,小區公開出售和交房的時間是一定的,劉某占房的時間肯定在前。后期劉某通過幾次交款,公司財務發票有時間顯示,何時簽訂的房管局合同,也會有時間顯示的,所以查起來很簡單。


              別墅在物業公司顯示“租戶”數年物業費未交


              11月初,劉某開始裝修,引起了小區業主的關注。


              小區業主稱,小區開發、建設、物業(中建東孚物業)全部隸屬中建八局。在業主提供一份物業費用一欄顯示,劉某的別墅自2019年開始,相關的物業管理費、公共能耗費、電梯費、生活垃圾清運費、水費、電費、暖氣費、建筑垃圾清運費等一律未交。


              記者在采訪物業工作人員時,工作人員打開電腦顯示,這些費用的確沒有交,而僅此一項按正常業主數萬元。這些費用沒有交清,為何劉某別墅開始裝修?更令人不解的是,在業主提供的房屋信息上,該戶顯示“西安佳楓置業有限公司”,屬于“正常租戶”。


              為何房子還是屬于公司?還是租戶性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稱,說明這套房子雖然已出售給劉某,但實際還沒有走收手續,還在開發公司戶下。一位工作人員稱,沒有交房子,不顯示業主,產生的巨額費用就無從查起,更無法收取。


              12月15日,記者再次到該小區物業處核實劉某的物業費用時,工作人員稱,該小區多位業主強烈反映劉某多年不交物業費,工作人員多次催討下,劉某名下物業費通過微信轉賬,誰交的費用他們不清楚。


              希望退房源 房管部門公開搖號出售


              中建八局地方公司領導占有房源欲加價出售指標,連基本的物業費用都不交就開始裝修,此舉引起小區業主的公憤。


              業主張先生介紹,作為物業公司本是維護全體業主權益,但面對他們自己上級或本體系人員,連句公道話都不敢講。樓盤雖然是中建八局開發的,但不是某個領導自留地,如此特權,連續多年不交物業費用,順帶他們的親戚也不及時交物業費用,就是侵占了小區其他業主共同的利益,希望中建八局相關部門介入調查。如果查處違規將其清退房源,還給房管部門,公開搖號出售,這樣才能顯出央企擔當。


              業主李先生介紹,開發、建設、物業,一條龍全是隸屬中建八局,其中小區居住多位中建系統領導,小區“中建勢力”太大,而普通業主明顯屬于弱勢,根本的權利得不到應有的保障,希望小區盡早成了業主委員會,在強大的中建氛圍中,維護一些合法權益。


              目前,該小區業主已自發組建業主委員會。


              提前占房如果屬于違規 希望清退還于公眾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建員工拿出一份資料介紹,自2018年西安市相關部門出臺了搖號購房的政策。


              5月份,網上曝出了一份“南長安街壹號”購房者信息的截圖,從這份疑似的登記表上來看,“南長安街壹號”房地產項目的很多房源,貌似搖號之前就已經被人給內定,而內定的人員涉及到建設規劃,房管、土地供電等多家跟房地產關系非常密切的單位。


              西安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責令開發商立即進行整改,對其違規銷售行為進行懲戒計分,暫停受理其新申請預售許可限制其未售房源的網簽銷售,并將其納入社會信用體系黑名單。對116人請托違規銷售的106套房屋重新進行公開搖號銷售,這些參與違規銷售的購房者不得參加重新搖號。對企業銷售經理、搖號系統操作員等七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刑事強制措施。事件中由于有35名公職人員打招呼進行購房,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牽涉其中的公職人員中,八人被免職,五人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八人受到記大過處分,14人受到記過處分,35人中有六人同時被調整管理崗位。



              業主孫先生介紹,中建八局開發的“昆明瀾庭”二期,劉某的別墅是2019年3月份開始出售,2019年6月份開始交房,當時一房難求,劉某正是房管部門管理最嚴的時候將20-03-0102樓王別墅進行隱藏。2021年6月份,事情才公開化,希望中建八局紀委介入調查,還本人一個清白,如果的確屬于違規,就要參照“南長安街壹號”,清退后,將房源還給房管部門,進行第二次公開銷售,不能“護短”,畢竟,中建八局開發的樓盤,不能成為自家人的“自留地”。


              “此房早已定,只是一直沒有辦手續”


              在劉某別墅家,張貼了一份住宅工程質量分戶驗收表,顯示時間為2019年5月15日。劉某的妻子正在房子指揮裝修。從目前裝修的情況來看,已經開工約三個月左右。


              因為屬于未交房裝修,小區物業一位負責人介紹,他們已連續下達十幾份“違建通知書”,但劉某家仍然在裝修,對于他們物業公司來講實在沒有辦法。

              對于房子的來源,劉某告訴記者,這套別墅算是小區的樓王別墅,他在西把頭,東把頭也是他們中建內部人員。劉某稱,房子早在2019年就定了,只是一直沒辦手續,所以這個指標一直是他的。2021年上半年他的確想通過中介出售,因為看到后期能通地鐵,位置越來越好,所以他就不賣了,今年6、7月份才辦的手續。對于記者提出為何銷售部電腦系統不顯示?為何小區其它業主都是三年前辦的手續,為何劉某家里可以一直不辦手續?作為央企,建好的房子不對外出售,利用職務之便,這樣隱藏是否合理,這算不算違規或違法提前占用房源?為何物業公司內容電腦收費欄不顯示?


              對此,劉某稱,類似他這種情況, 中建系統又不只是他一人,他同時還列舉了其他人。


              新負責人:


              提前占房源多可向中建紀委舉報


              11月底,有業主直接向中建八局西安分公司負責人實名舉報,稱該公司劉某提前占房源、高價出售房子。


              該負責人稱,他是六月份才來西安工作,對此事他不知情。對于開發的樓盤該不該提前占房源高價出售?該負責人稱,房子建好就是對外出售的,應該公開透明房源,公開、公平出售。對于劉某的情況,他需要了解。作為業主,可以多渠道向中建八局或中建紀委舉報。


              (原題為《中建八局高管占本單位開發別墅,房源指標加價200多萬,要價“太狠”無人接盤,現任領導:可向中建紀委反映》)


            關鍵詞:中建八局

            最新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因為有你 新聞才更精彩

            歡迎來投稿

            Copyright © 2005-2017 Ca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誠搜網版權所有

          1. 白丝?大量?喷水,亚洲—本道中文字幕久久,好湿好紧好浪好大好爽gif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nobr id="djvdx"><progress id="djvdx"></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djvdx"></address>
              <noframes id="djvdx">

                <address id="djvdx"><listing id="djvdx"><meter id="djvdx"></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djvdx"></form>